标签:汤文亮

买楼容易出租难

很多人以为收租是「手扳眼见功夫」,容易到不得了的事,如果是真的话,就没有人会卖楼,那些细价楼租客随时会欠租,甚至做租霸,而豪宅的租客则会要求多多…

没有新楼空置税,地产商就不会卖货尾

现在地产商要用不合常规的方法卖楼,还说新楼空置税无效,如果政府要地产商公开过去以招标卖楼的实价,即是要列明给予买家的回赠,这才大件事,因为将会有很多人发觉买了贵楼…

从量力而为到风大浪大

现在市场上的售楼方法,就是推那些未够资格的人上车,部分地产商以超高成数付款办法吸引买家上车,例如一个两年后入伙新楼盘,买家在期间只需付10%,便可以等到新楼入伙后才付清尾数…

地产商卖楼 上下其手

有老友说我又睇错市,春节后小阳春还未正式到来,无论新楼或者二手楼的成交价与成交量都非常强劲,如果小阳春到来,楼市畅旺程度都不知怎样形容…

香港楼市出现三高

香港人出现三高并不奇怪,但现在连香港楼市都会出现三高,即是「高楼价、高成数按揭、高回赠」,如果不适当地控制,比香港人的三高还要危险…

招标可以求价,亦可以求量

在楼市一片「小阳春」声中,地产商愿意求量不求价卖楼,代表他们面对现实,政府虽然减少私人楼宇土地供应量,但不少地产商持有大量农地,随时可以改变用途,增加私人楼宇供应量…

钱买到肥牛 买不到新楼

我有一个老友,他做火窝生意做得非常成功,但他对我说,钱原来不是万能,虽然有钱可以买到靓牛肉,但买不到新楼…

别人勤力我懒惰

我的策略是「别人懒惰我勤力」,当大家都不去睇楼时,物业代理的招呼都会好一些。现在楼价下跌,大家急急忙忙去睇楼,计算出价,非常勤力,我反而懒惰…

画饼充饥

今年纳米楼开始入伙,买了那些纳米楼的人发觉很难长住,因为没有二手市场,亦很难出售,这将会是地产市场计时炸弹…

高价入货才是大好友

今早去到茶餐厅,有熟客说大好友又入货,我又走鸡了。老板说我无走鸡,我都有入货,如果以入货价来看,我才是大好友,因为我以市价买入一层甲级写字楼…

要楼价急跌,可考虑放宽SSD

市场上不时有人要求政府减辣或者放宽逆周期措施,官员们不敢冒这个险,担心在减辣之后,楼价出现报复式上升,三扒两拨,两三个月之后又创新高…

新楼卖得太好其实是死罪

有老友问,为何物业代理这样儍,明知道地产商是衣食父母都会得罪?究竟整件事谁是谁非?1.7%佣金是否太低?相信老友的问题代表了不少人的疑问。我认为在整件事之中,没有人是、亦没有人非…

连老豆都信唔过

凯汇今次卖楼,大家见到一个很奇怪现象,就是一些年纪非常大的人去买楼,当他们收楼的时候,年龄已经超过100岁,这是其他地方的人无法想像…

凯汇令小阳春消失

凯汇空前成功,但效果其实是相当负面,如果凯汇售罄或者停止发售,楼市的冷清程度比以往更甚,有能力买楼的人会等,他们知道一定会有地产商减价卖楼…

一Q清枱与一Q清袋的分别

当我写文关于新楼销售,大多数是会用「一Q清枱」,但有时候因应不同情况,会用上「一Q清袋」,例如地产商推出的高成数按揭,以及鼓吹父干…